暴跌突如其来 豆一牛市终结了?

暴跌突如其来 豆一牛市终结了?
热点栏目自选股数据中心行情中心资金流向模拟交易客户端

  来源:文华财经  
  临近交割月,依然是主力的豆一2101合约上演妖异行情,上周五还在加仓疯涨,本周一开盘减仓狂跌,但大跌之后近月合约依然升水远月合约。
  急速暴跌的导火索是什么?短期豆一期价可能跌至什么位置?未来有什么因素可能左右价格?
  >>>>>>
  豆一急速暴跌,导火索是什么?
  一德期货产业投资部资深分析师 孙超:盘面价格大幅拉升之后,已经给出了一定的交割利润。现货上近期农户售粮有所加快,现货价格也有所松动。盘面的下跌可以理解为期现之间的迅速收敛。
  光大期货农产品研究员 周俊禹:经过一个周末并未有实质性的改变,不同地区现货端在上周均开始出现不同程度的回调现象,同时外盘美豆也在南美豆天气预期改善的情况下相对低位盘整,而期货盘面却在多头情绪推动下较大幅度反弹,出现了期现走势相对背离的情况,且近月合约升水远月合约。今天盘面的极速暴跌可以从两方面来理解,第一,期现和基差的价值回归,从盘面我们能看到近月合约跌幅要大于远月合约;第二,可以观察到,近月合约的暴跌伴随着大幅的减仓,随着临近交割月,多头并不想在近月合约上过多纠缠,参与交割,因此获利出逃。
  首创期货农产品高级研究员 马欣:2020年新豆已售大半,目前豆农存货2-3成,加工厂2-3成,中储粮2.2元/斤收储数量较少,剩余多在贸易商手中。前段时间上涨主要因素是囤粮炒作叠加豆农惜售心理,经过一段时间的上涨,大部分豆农已将余量售出,下游加工厂多亏损生产,也主要是按照早期已签订合同加工维持客源,部分加工厂由于原料大豆价格过高停产停工。当上下游传导机制由于原材料成本过高不畅,市场纠错机制开启,下游加工厂需求疲弱重挫上游大豆价格。?
  >>>>>>
  疯狂上涨的牛市是否将就此终结?短期豆一期价可能跌至什么位置?
  一德期货产业投资部资深分析师 孙超:大豆价格上涨过程中我们看到上下游的价差还是顺的,说明下游有一定的价格承接能力。再加上目前贸易商和下游也没有太多的库存,还要继续收购,对价格会有持续支撑。短期内大豆价格崩盘深度下跌的可能性并不大。
  光大期货农产品研究员 周俊禹:其实从进入到12月开始,豆一盘面的涨势就已经开始放缓,并出现回调的走势,目前盘面的价格已经相较于年初上涨超过1500点,作为我国重要的口粮之一,大豆价格的大幅上涨并不符合我国国家粮食安全政策,因此豆价并不会无休止的上涨,尤其是这种炒作推动的上涨。从目前来看,未来豆一的牛市行情或转为高位震荡行情。但从另一方面来看,短期在多头获利出逃的背景下,盘面或许可能还会向下惯性运动,但是总体来讲空间并不大,因为当前现货端虽然有回调,但是总体来看“囤货”的思维仍未完全转变,出货速度并未明显改善,在这种情况下,现货端不具备快速下跌的基础,这会给予盘面一定的支撑,因此短期不具备回到5000元/吨以下的基础。
  首创期货农产品高级研究员 马欣:今年大豆上涨更多是由于资金情绪炒作和对疫情影响粮价的恐慌,但从基本面上看,今年大豆并没有受补贴政策或台风影响减产,国产大豆供给充足。回归商品本质属性,个人认为,豆一牛市暂时告一段落,短期豆一期价以回调为主,主力合约临近交割,或会调整至5100-5200元/吨一线。
  >>>>>>
  豆一未来是否还有东山再起那一天,什么因素可能左右价格?
  一德期货产业投资部资深分析师 孙超:大豆价格还要看供需。今年上半年消费期价格持续上涨,反应了国产大豆产不足需的预期,导致新豆上市后农户严重惜售。前一阶段大豆价格上涨且上市量不足,已经影响了一部分需求,再加上今年大豆是增产的,目前市场也很难确定供需缺口是否被有效弥补,可能要到明年4-5月才有比较清晰的判断。所以我们认为到下半年度(4-9月)价格走势还有变数。
  光大期货农产品研究员 周俊禹:2020/21年度的国产大豆供需实际上是较2019/20年度的供需有所改善的,产量增长速度要高于需求增长速度,同时,之前市场普遍预期国储收购会在12月份重新开始收购,但至今仍未有任何消息,可见政府对于大豆价格的判断较为坚持,不太可能存在妥协的情况,如豆价一直居高不下,则一方面需求端会边际得到抑制,且每年的潜在需求点国储收购也将不复存在,这将对国产大豆的供需情况造成进一步冲击,同时“囤货”也是需要成本的,随着疫情逐步好转,炒作资金情绪消退,那么大豆即将迎来真正的集中上市,因此从中长期来看,今年的大豆价格很可能是近几年的高点。对于中短期的价格来讲,主要是取决于供需两端的博弈,更具体一点,也就是贸易商以及炒作资金与大豆实际需求厂商的博弈,这两方任何一方的态度转变都将对市场产生较大的冲击,尤其是上游,一旦集中供应开始,价格下跌的速度可能会较预期更快;同时还需要关注以中储粮为代表的政府机构和企业是否会采取措施。
  首创期货农产品高级研究员 马欣:当资本的潮水褪去,留下的便是本质的东西。豆一会有东山再起的一天,影响因素主要有上游大豆种植天气、单产、种植面积,国家收储动态,下游粮油加工商产业利润循环对上游大豆的需求等。  

扫二维码 领开户福利!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陈修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