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胜娱乐-最美新时代革命军人 – 毛青:一生抗疫不言悔

永胜娱乐-最美新时代革命军人 – 毛青:一生抗疫不言悔

央广网8月4日消息(王锐涛 李鹏 罗杨)全军感染病研究所所长、陆军军医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感染病科主任毛青是一位与烈性病毒打了30多年交道的传染病防控专家。无论是当年的非典、埃博拉出血热,还是如今的新冠肺炎,他都是逆行抗疫的勇士,用精湛的医术挽救了无数患者的生命,用实际行动诠释着一位军队白衣天使的使命担当。

毛青为临床医学专业学员讲授新冠病毒防控课。(7月24日摄)新华社记者 张永进 摄

“我这次来,就是我承担了一个大课题,危重症传染病这种预警机制和救治机制,已经立项了……”

7月末,一个炎热的午后,记者在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又见到了毛青。他说,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完成抗疫任务凯旋后,自己结合武汉火神山医院防控救治经验,一直在开展相关科研课题研究。

毛青:其实回想起治疗这么多病人,我觉得核心还是早诊早治,对于重症或者危重症的,怎么样给临床这些机制不明,不知道它是怎么发展到那儿去的?什么原因?在这种背景下,怎么样提前知道来阻断它进展,要早诊早治。

毛青在火神山医院隔离病房为患者查看病情。

今年1月,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在江城武汉暴发。除夕夜,接到支援武汉的命令后,已经56岁的毛青就像一位坚守在战壕里的战士听到久违的冲锋号,和战友们义无反顾地向着疫情最危险、人民最需要的地方发起了冲锋。

毛青:我1984年入党的,老党员,没有讲多大道理,说简单一点,医生是职责,第二穿着这身军装,然后又是一名老党员,任何身份都要求我们义不容辞地往前冲。

陆军军医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感染病科主任毛青(右三)在实验室指导研究生(7月24日摄)。新华社记者 张永进 摄

到达武汉后,毛青带领陆军医疗队第一时间进驻了金银潭医院,争分夺秒展开救治工作。与此同时,为了缓解武汉一床难求的局面,火神山医院也正在紧张建设之中。作为医疗队资深感控专家,毛青和同事结合非典时期小汤山医院设计方案,按最新的感控标准,连夜对火神山医院施工设计方案进行了完善,保证了火神山医院高标准如期完工。

毛青:小汤山设计的理念也不一样,当时有负压病房的理念,但是建不了,现在我们是有能力建成这个样子了,很多事情就改了。比如定向气流,我这个定向气流如何实现?那天晚上就开始改这个图纸,就把设计流程拿来改,才能满足我们的要求,改了很多。

解放军感染病防控专家毛青在火神山医院医生办公室内研究电脑里的病历(2月26日摄)。新华社记者 李贺 摄

火神山医院建成后,救治工作随即展开。为了积极落实习主席“坚决做到应收尽收”指示精神,医院紧急抽组人员组建综合科,要求在短短半天时间内完成接收患者的任务。在这个紧要时刻,毛青站了出来,主动申请当综合科主任。挑最重的担子,啃最硬的骨头。护士徐蓉说,高强度的工作让毛青右髋关节的旧伤加重,走路已经一瘸一拐,但他依然坚持每天进红区救治患者。

徐蓉:特别令人十分感动,一站就是五六个小时,甚至七八个小时,还不停地把病人接进来,给他们做护理,什么活儿他都干。很疲惫,但他坚持着!

陆军军医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感染病科主任毛青在武汉火神山医院隔离病房向患者了解病情(2月20日摄)。新华社发 吴尚哲 摄

刚开始,作为一种突发新型疾病,新冠肺炎笼罩着一层迷雾。有一次,一名患者虽然病情表现并不明显,但毛青却敏锐注意到了患者氧合指数下隐藏的真实病状,立即采取无创呼吸机等综合治疗方式,最终成功阻断发病进程,挽救了患者生命。

毛青:就是让他不要动,不能再动,哪怕上厕所,都必须在床上解,因为他只要有一点点增加耗氧量的事情,他的氧饱和度就会急剧的下降。这是一个病情很严重的表现。在他相对稳定以后照CT看了,确实很吓人,两个肺几乎全白了,而且还有大空洞。最后还是经过综合救治,用了一个很特殊的药物,这个病人病情就开始逐渐好转。

解放军感染病防控专家毛青走在火神山医院办公区(2月26日摄)。 新华社记者 李贺 摄

在全力救治新冠肺炎患者的同时,毛青还承担着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的感染控制工作,为火神山医院、泰康同济医院和湖北省妇幼保健院光谷院区设计和优化感控流程,保护医护人员安全。火神山综合科护士毛琪曾经和毛青一起前往西非抗击埃博拉,她说,有毛青这样的战友一起并肩战斗,她感到很安心。

毛琪:在培训中,他用专业的知识让我们了解疫情的情况,以及指导进行有效防护,让我们有足够的信心战胜病毒。2014年,抗击埃博拉的时候,毛主任把我们每个人都安安全全地带回来了,这次抗疫新冠肺炎的任务,我们依然实现了“零感染、打胜仗”的目标。

陆军军医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感染病科主任毛青(前)在生物样本库与医护人员一起查看血清历史样本(7月24日摄)。新华社记者 张永进 摄

今年是毛青从军行医的第39年。从对抗伤寒、霍乱,到非典,H1N1、H7N9和埃博拉出血热,再到新冠肺炎,毛青一直奋战在对抗烈性传染病的一线。他说,虽然已经记不得多少次直面生命危险,但从医时的那颗初心却从未改变。

毛青:我的初心就是治病救人,作为军人、作为医生,就算有危险,也要上。这么多年,对抗传染病,我相信一件事,只要我们每个人按照科学的、专业的知识来做好防护,是能够防住病毒,战胜疫情的。虽然我已经快到了退休的年龄,但只要国家、人民有需要,不论何时,我依然会打起背包就出发!